位置:首页 > 公务员 >

观点:教育现代化应采取综合评价机制

作者:官网 | 发布时间:2018-12-25 08


编者按:《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确定2020年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的战略目标,如今已经实施了五年,今年已经进入关键期。如何通过督导评价推进教育现代化,达成纲要中的目标的实现?如何科学建立教育现代化评价机制?当天,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教育学会常务副会长谈松华,发表了观点。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确定2020年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的战略目标,今后5年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时期。如何通过督导评价来推进教育现代化,达成教育现代化目标的实现,是教育督导一个非常现实的任务。同时,怎样评判是否实现了纲要提出的目标,也是需要我们探讨的。


结合中国实际 界定教育现代化


现代化是伴随18世纪工业革命而发生的社会进步的历史进程,而20世纪五六十年代西方现代化理论主要总结的是以工业化为主要标志的现代化经验,也以此作为判定现代化的标准。但是,此后的社会发展出现了“后工业社会”、“信息社会”、“知识社会”,近年来美国提出“再工业化”、德国提出“工业4.0”。这些变化说明,从历史发展的角度而言,现代化应该是连续的发展过程,同时处在不同发展水平的节点上又呈现出阶段性特征,可以划分为不同发展阶段的。所以,教育现代化评价要兼顾连续性与阶段性的关系。


现代化心理学派理论家英格尔斯提出现代化标准,即从人均、农业增加值比重、服务业增加值比重、农业劳动力比重、预期寿命比重、婴儿死亡率比重、每千人口的医生数、城市人口比例、成人识字率、大学普及率十个方面来看,从经济社会指标和教育指标来看,我国已经基本实现现代化。


但从小平同志所讲的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来看,我国教育现代化还是有差距的。按照1996年的中等发达国家的三个指标来看:公共教育支出占GDP比重5.91%,受高等教育人数占相应年龄组的百分比是54.75%,预计人均受教育年限是15.26年。我国现在公共教育支出占GDP比重刚超过4%,受高等教育人数现在是35%,到2020年大概是40%,人均受教育年限现在是11年,离15年还是有差距。


所以如何衡量现代化实现的进展情况,既要参照世界标准,也要考虑中国实际。从历史发展角度探讨教育现代化的阶段性特征,可以参考工业化阶段的发展,先后有钱纳里、罗斯托的划分,现在提出了工业4.0,国家经信部部长苗圩提出,中国正处于工业2.0向3.0发展的阶段。国际信息中心也将信息化发展分为4个阶段,中国也处在第二阶段向第三阶段发展时期,因此要先明确中国教育现代化的发展水平和阶段,再来评判教育现代化。


以现代化基本内涵来评判实现程度


现代化是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过程,教育现代化同样也是从传统教育向现代教育转型的过程。这就要求不能从单一领域或单一层面评价其发展水平,判断其实现程度,而是要把握其全面的内涵进行评判。


文化一般分为物质文化、制度文化、精神文化,我们也从这三个方面来界定教育现代化。首先是物质技术层面,它包括教育发展水平:人均受教育年限、人均教育经费等;教育设施装备水平,还有教育信息化水平,当下,信息技术在教育领域的应用和信息化水平应该是衡量教育现代化物质技术水平的一个关键原因。其次是体制制度层面,包括学校教育制度、终身教育制度和政府治理制度。最后是精神文化层面,包括教育理念、教育模式和学校文化等方面。其实这三个层面的核心是人的现代化,也就是教师和学生现代化的程度,按英格尔斯所提出的,应从人的思维模型和行为模型来进行衡量。


分类、分层、分批综合评价现代化


现代化内涵的多维性要求其评价方法的综合性,要分类、分层、分批进行评价。特别是教育现代化评价和之前单向的督导有所区别,它要求方法更加综合,分为定性与定量和硬件与软件。在这个大数据时代,衡量现代化离不开数据支持,特别是包括像数据分析、文本解析,抽样调查、问卷调查、专家测评的评估方式。比如对制度的衡量,文本分析很重要,从省级政府到县级政府、学校究竟出台了什么制度?据了解,瑞士有两所机构,主要致力于竞争力研究,每年发布竞争力报告,竞争力指标中有一项称作腐败程度的测试。但腐败程度如何衡量呢?他们使用的就是专家测评办法,邀请专家来打分,因此,在督导过程中,我们需要一些软件支撑。


分类就是讲教育分为普通教育、职业教育、继续教育;或分为发达、中等发达、欠发达地区,或直接按省县来分类、分层、分批进行评价。



■建议


教育部花了近半年时间,邀请专家研究制定教育现代化目标、指标。2020年我们是否会有评价教育现代化的指标?


针对这一问题,我建议借鉴普九验收的经验。一是在众多指标中要确定一些表征性的指标。现在制定的教育现代化指标非常多,各个部门的工作要求都放到教育现代化指标中,要按如此之多的指标进行评价是有一定难度的,其实一些表征性的指标才是最主要的。比如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初中毛入学率35%。全国85%以上地区普及9年义务教育,这个指标就是具有表征性的。


第二应该是要有先有后,在普遍自评的基础上,成熟一批评判一批。一个时间内对所有地区都进行评估不切实际。因为很多地方距离非常远;有些地方实际上是要按照信息化指标来衡量的。一些地区已经率先实现现代化,比如江苏省,我在参加江苏省现代化和教育现代化评估时,当时苏州学校的计算机数量及人均拥有量已经遥遥领先。在发展时各省市有先有后,因此在评价时也应该分批进行。


第三,以评促发展,通过评估来推进教育现代化进展。第四,现代化评估具有专业性,所以仅仅依靠政府进行是评估不够的,应该依靠专业机构,政府和专业机构合作共同进行评估。


□文/谈松华(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教育学会常务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