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公务员 >

美国教育督导关注学校增值评价

作者:四川新闻 | 发布时间:2018-12-15 23


在美国教育制度中,与教育督导关系最为密切的特点是高度的地方分权和教育呈现高度的多样化。与教育督导工作直接相关的是地方分权的管理制度,这使得教育督导呈现出地方分权的特点。而从历史沿革角度看,受早期殖民者和地方分权管理体制影响,美国教育督导也有自己的独特之处。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教育督导逐渐出现了一些新的变革趋势。



关注教育管理和学校增值评价


美国的教育督导与教育评价密不可分,相伴而行。随着教育评价理论和实践的不断发展与完善,教育督导也呈现出改善监督职能,强化管理职能变化的趋势。在新的人际关系学说和行为科学等理论指导下,美国教育督导则强调以管理控制为重要的活动内容,突出对教育管理的科学性、激励功能、协调功能、沟通功能与反馈功能的督导。重视行为的社会动因,用权力共享和自下而上的参与代替等级控制。尊重教师人格,鼓励学校和教师的自主精神。教育督导室协调与服务性质的工作,是教育行政人员指导教师改进教学、提高教学效率的活动。在督导评价方面,更多采用目标导向评价模式、目标游离模式等,使评价目的由重视鉴定、选拔向重视改进与发展转变;评价方法从重视定量方法向注重定量方法与定性方法相结合的方面转变。

20世纪80年代以来,由于社会各界对中小学教育质量低下普遍不满,因此,美国教育督导开始面临着新的挑战,开始密切配合教育教学改革,帮助学校提高学业成绩。其中,增值评价开始在学校教育督导中出现。

增值评价的最初提出者是对在家庭接受教育的儿童与在学校接受教育的儿童中进行比较而言的。当学校教育强调绩效时,这一概念被运用到整个教育督导评价领域。在督导评价学校教育过程中,增值评价的基本思想是将学生入学时的学业成绩和毕业时的学业成绩加以比较,其中的差,就是在学校接受教育过程中的增值。这种评价方式可以避免某些学校为了得到学生毕业时的好成绩而在招生时就不择手段争取优秀学生的弊端。虽然有人对增值评价持反对意见,但是,增值评价在美国的影响还是不断扩大。



绩效责任成为督导重点


在《不是一个儿童落后》法案中规定,联邦政府与各州之间,各州与学区之间要层层建立一种协约关系,自上而下放权,各学区、学校和教师有更多的自主权。同时,学区、学校、教师履行责任的绩效情况要成为奖励惩罚、提职晋级的依据。如果没达到绩效责任要求,对学校要实施惩罚。其措施包括,解散学校行政人员,从新指派管理阶层接管学校业务,学校改制等,对教师的惩罚措施包括解除聘约等。

建立绩效责任制度的出发点和归宿,是为了提高中小学办学质量。地方教育行政当局在给予学校更多办学自主权的同时,更加强调学校要为学生的学习负责,因此,突出了对学校的评估,要求学校对办学绩效责任负责。目前,美国有近20个州明确提出了学校对办学负责,即校本绩效责任制。它包括学生参与、学业成绩、学校年度表现报告、学校改进计划,以及奖惩措施等指标内容。对于办学质量高的学校,各州采取了有效的激励机制。对于达不到标准的学校,采取的整改措施包括,让社会公众了解办学情况,发动所在社区的支持,找出弱点,提出改进策略和措施,严重时还可能被列入州发布的警告名单,在学区或学校范围内进行教学人员和行政人员的调整或安排,允许学生转学,直至暂时中止或取消办学资格。



对教师的督导向辅导、发展、关心型转向


在“美国的每个儿童都要有高质量的教师”最高目标的指引下,美国教育督导理念有了重大突破,开始由传统行政权威型督导向现代辅导型督导的转向;教育督导的中心任务逐渐转向帮助教师改进教学,提高教育质量。他们认为,教育督导是一个为提高教学而进行的有组织的活动,主要任务是提高教师的教学,选择组织教材,考查教学效果,提高在职教师水平以及对教师进行评价。传统督学缺乏明确的目的,在实践上有相当的随意性;而现代督学目的明确,是一个科学的、民主的、有组织有计划的改进和提高教学的活动。

20世纪后期出现的“临床视导”,强调督导员深入课堂观察教学,与教师一道分析教学,提出改进教学的方法。由于临床视导具有很强的指导功能,因而受到了教师的普遍欢迎,被视为是一种很好的督导方式。同时,为弥补“临床视导”的不足,美国教育督导也开始关注团体督导、“发展性督导”。教育督导的任务不是维持现状,而是要力图改革,目的是促进学校组织的改善和学校中每个教师个体的进步。为了提高教师质量,教育督导的理念是,把教师看成有着巨大潜力的最宝贵的人力资源。教育督导员的任务是,创造条件使教师充分发挥其聪明才智,以实现改进教育、教学的目的。



关注处境不利学生的学业成绩


《不使一个儿童落后》法案的副标题是,“联邦政府在教育方面的职责不是服务于教育体系,而是服务于儿童”。该文件确定缩小优等学生和处境不利的学生学习成绩差距作为主要改革方向。文件指出,美国儿童两极分化相当严重。似乎形成了“两个民族,一个能阅读,另一个不能;一个有梦想,另一个没有”。可见,关注弱势学生是美国政府教育改革的重要导向。如何操作呢?重要的措施之一是加强学校督导。    

美国教育督导人员大多由各级教育行政部门的人员兼任,那么,强化了教育行政部门的职能也就是强化了教育督导。首先,加强黑人、印第安人、军人驻地、英语水平有限等处境不利儿童的教育,改变了过去的教育经费使用办法,视对处境不利儿童教育的实效性拨款。其次,改善差的学校。美国人不会接受这样的条件在他们当地的学校。同样,也不会接受这样的条件在联邦政府所办的学校里出现。另外,美国还实施处境不利儿童实现梦想计划,采用社会资助的方式,帮助经济困难的学生完成学业。改革高校招生制度,有的州实施了各高中10%被录取到重点大学的改革,有利于处于偏远地区的学校学生获得同样的升学机会。改革“蓝带学校”评比标准,只有缩小优秀学生和处境不利儿童学业差距的学校,才可以获得“蓝带学校”荣誉。



传统教育督导制度开始发生松动


美国地方分权的教育制度,决定了它没有全国统一的教育督导制度。其督导机构的设置及职责各州也各不相同。总的来说,美国教育督导机构有专设机构,例如,地方教育委员会内设督导处、科等,也有将督导职能分别由某一相应科室承担或在该科室内配置专职督导人员承担督导工作。教育督导机构一般附属于同级教育行政部门。可见,美国的教育管理部门兼具教育督导智能。美国各级督导机构之间业务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学区督学能履行的职责,州级督学一般不介入,同样州级督学能履行的职责,联邦督学一般也不介入。总体而言,美国教育督导主要由州和学区负责,一般以学区为单位具体实施。实施方式多种多样,各州、各学区不尽相同。

2001年,小布什上台以后,通过了《不使一个儿童落后》的教育改革法案。法案要求各州开发考试制度,联邦政府将承担经费。在州的考试同时,美国政府还赋予“国家教育进步评估组织”具有教育督导的职能,责成该组织每年都要从各州抽取一批4年级和8年级的学生样本,参加全国的阅读和数学考试,用以检验各州考试结果在全国的排序,并且以此排序督促各州教育改进。

同时,保留教育部,加强了教育部的督导职能。教育部的经费大幅度增加,管理的项目和经费不仅增多了,还直接对学校教师、学生,以及教育质量具有干预功能。这些干预项目,以及教育部对这些项目的督导检查,显然是强化联邦政府的督导职能。


□文/本报记者 张广林 综合整理